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沾濡

见细德之险徵兮,遥曾击而去之。彼寻常之污渎兮,岂能容夫吞舟之巨鱼?横江湖之鳣鲸兮,固将制于蝼蚁。
惜誓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
 
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
 
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沾濡。
 
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
 
飞朱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
 
苍龙蚴虬于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
 
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于后车。
 
驰骛于杳冥之中兮,休息虖昆仑之墟。
 
乐穷极而不厌兮,原从容虖神明。
 
涉丹水而驼骋兮,右大夏之遗风。
 
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
 
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
 
临中国之众人兮,讬回飙乎尚羊。
 
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乔皆在旁。
 
二子拥瑟而调均兮,余因称乎清商。
 
澹然而自乐兮,吸众气而翱翔。
 
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乡。
 
黄鹄后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
 
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
 
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
 
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
 
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
 
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概而就衡。
 
或推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谔。
 
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
 
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
 
梅伯数谏而至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
 
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
 
比干忠谏而剖心兮,箕子被发而佯狂。
 
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长。
 
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
 
已矣哉!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
 
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后下。
 
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
 
使麒麟可得羁而系兮,又何以异虖犬羊?
 
过秦论
 
秦孝公据肴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孝公既没,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诸侯恐惧,会盟而谋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从缔交,相举为一。当此之时,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约从离衡,兼韩、魏、燕、赵、宋、卫、中山之众。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召滑、楼缓、翟景、苏厉、乐毅之徒通其意,吴起、孙膑、带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朋制其兵。尝以十倍之地,百万之师,仰关而攻秦。秦人开关延敌,九国之师逡巡而不敢进。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已困矣。于是从散约败,争割地以赂秦。秦有余力而制其弊,追亡逐北,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河山。强国请服,弱国入朝。
 
施及孝文王、庄襄王,享国之日浅,国家无事。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震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驽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始皇既没,余威震于殊俗。然而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贤,陶朱、猗顿之富。蹑足行伍之间,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且夫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肴函之固,自若也;陈涉之位,非尊于齐、楚、燕、赵、韩、魏、宋、卫、中山之君也;锄耰棘矜,非铦于钩戟长铩也;谪戌

相关阅读